联系方式

联系人:袁凤义 

电话:0475-6631386

电话:13304756052

传真:0475-6631386

电子邮箱:1723807302@qq.com

网址:http://www.sqgyy.com

一、我的古榆情结

[2012-03-19]

土生土长的我,在家乡大榆树生活、成长、工作了三十六年。漫长的生活经历,使我对家乡及生长在那里的老榆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从刚懂事起,我就知道大榆树公社就是因一棵古老的榆树而命名。在五十年代的中国地图上就有开鲁县和大榆树。上世纪的大榆树人都为此而感到骄傲。千百年来,老榆树用它美丽的四季神韵吸引着当地百姓与过往行人,百看而不厌其烦。它那神奇的传说和衍生的传奇故事,荫庇着生存在大榆树这片土地的人们。
凡来看过古榆树的人,无不为它的伟岸神奇所赞叹。古榆树高八丈,主干胸围九米,五人合抱,小孩要七八个人才能搂过来,树荫覆盖面积方圆七百多平方米。远远望去像一片落地的绿云。靠近观察指向东南、西北、西南、东北的四条枝干宛如盘龙、巨蟒,又似大象、雄狮。枝枝杈杈弯弯曲曲,千姿百态、顺其自然。整个像一株硕大的盆景。
记得小时候母亲带我去扎兰营子赶集,特意去看大榆树。听老人们讲着那些神奇的故事,在我幼小的心灵上打上了深深烙印。老人们说:“老榆树是神树,它保护这一方风调雨顺。老榆树动不得、谁吃榆钱树叶肚子疼;折树枝脑袋疼。”还说:“东围子王木匠的儿子砍了一个大树杈要做车辕子,结果第二天就死了”。“老榆树上滴下的水珠可治害眼”。尤其说到老榆树显灵,树下操练声、喊杀声吓跑了土匪。更使我幼小的心灵增加了对老榆树的许多神秘感。
老榆树根部有一黑黝黝的大洞,老人们说:洞里住着蛇仙,经常显灵给人施药治病。很有灵验。即使在那个移风易俗、破旧立新的年代里,人们也经常看见树枝上偷偷被栓上红绳。树下洞口前经常摆放着供品。也没人敢去动它。
距树东北方向八九米处有一眼井。老人们说是康熙皇帝御封的圣水。井水清冽甘甜。能祛病除瘟。当地百姓经常来取水治病。那时井水离地面很近,大人一弯腰就能舀上水来。我们小孩用绳子拴上小瓶往上提。喝一口凉哇哇,甜丝丝的。感觉很好。
听着那些神奇的故事,看着这棵几搂粗的大树上一串串铜钱大的榆钱,馋得直流哈拉子,也不敢伸手摘一片放在嘴里尝一尝。
在老榆树北侧三四十米远的地方,有一棵小榆树,虽然没有大榆树那么粗,但也要三四个小孩才能搂过来。这棵小榆树树干的大半面没有皮。在树干西北面包着四五十公分宽的一条树皮一直伸向上方维持着小榆树的生长。上边的树冠半干半绿,别有一番风韵。老人们说:“小榆树也很神,死了好多年又活了。”九十年代初期,不知从哪儿来了个疯和尚,围树转了几圈,在树干没皮处写了“太公在此、有神让位、山川苓子”便扬长而去。后来,在一次大风中,小榆树倒掉了。再后来,2002年春天,在小榆树倒掉的地方长出了一株小榆树幼苗。他以神奇地速度生长着,树冠伸向南面的老榆树,人们说它是“怀祖树”。人逢盛世、枯木逢春。难道这不又是一奇吗?
那时候,每逢有机会赶集,总要跑到老榆树下去看。小朋友们也经常成帮结伙,背着大人跑去看神树。大人们一再嘱咐:“千万不要动树枝树叶、不然会现世报的”。偶尔会碰上烧香烧纸的,人少的时候还真有点害怕。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到大榆树公社读初中,便有机会经常来树下玩。但谁也不敢去动一下树钱儿树叶。相继而来的那场持续十年的浩劫,尽管破坏性那么大,老榆树却没有一点人为的损害。它历尽浩劫,顽强地屹立在那里,洞察着人间的美丑与世态炎凉。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和对老榆树的ag娱乐客户端|官方接触,使我对这棵老榆树的感情越来越深,对我的家乡的爱意越来越浓。
上一条:暂无        下一条:二、初建古榆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