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人:袁凤义 

电话:0475-6631386

电话:13304756052

传真:0475-6631386

电子邮箱:1723807302@qq.com

网址:http://www.sqgyy.com

五、小插曲

[2012-03-19]

古榆园建设,得到了各级领导以及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但是也还有各方面的困难和压力,需要有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精神去克服。除了在筹集资金方面遇到的重重困难外,还有来自各方面精神压力需要去应对。有几件令人难忘的事,值得一提。
第一件事,2003年春季的一天,县政府正在召开古榆园建设协调领导小组成员会议,会议由朱玉强县长主持。议题是听取古榆文化协会工作汇报,研究2003年建设项目及筹款问题。会议进行过程中,县委宣传部闫淑云部长突然把朱县长叫出会场。一会儿,朱县长从外面进来说:“会议暂时不要开啦,有人写信告到中央宣传部,说我们成立古榆文化协会,要修庙,是大搞封建迷信。中央领导已签字逐级转回来,要求调查处理此事……”就这样,兜头一瓢凉水泼了下来。按那时的形式,谁还敢再牵头建庙呢?当时朱县长指示:天增寺建设一事可暂缓进行,由民族宗教局向上打报告,经逐级报批后再研究建设问题。关于古榆树保护及古榆文化的挖掘可由古榆文化协会继续工作。就这样,古榆园的筹建工作暂时停止。
直到6月18日下午       ,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叫范义的先生从青海塔尔寺打来的。他说:“袁总,我不认识你,我是看到你写给同乡、同学和挚友的一封公开信受到感动。我了解过您的为人,所以打电话给您。我想在古榆园捐建两座佛塔,如果可以,准备6月22日带活佛过去奠基。”并问我有什么条件?我当时未加思索,立即答应他可以过来建塔,不但没有任何条件,还要从各方面提供支持和服务。
这件事,我向有关领导、朋友以及家人说起,好些人都劝我说:“你多余再扯这个啦。又没有资金,社会上说啥都有,还有人上告,整不好闹一身不是,你图个啥?”我当时答复:“我又不是为自己,如果真的为这事受了处分,也不算什么。”我跟大家开玩笑说:“如果上了焦点访谈更好,这还出名了呢。”就这样我不顾好心人的劝告,于6月22日,在开鲁接待了由范义先生带来的青海塔尔寺活佛班智达、洛桑次成等及一行僧众。下午来古榆园按佛教仪规为长寿塔、法门塔选址奠基。
历时108天,双塔竣工。此期间,青海塔尔寺活佛班智达、洛桑次成曾三次亲临,并由吉日木图法师现场监造。在修建过程中,每座塔底的地宫内,下九个宝瓶。塔中装有世界四大洋及中国三大名泉的水。象征久保三界四方平安之意。并装有几百尊佛像及几百部佛经。
根据法师要求,我与时任镇长庞玉文各书写条幅,连同毛笔一起安放在塔中。我书写的是“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庞玉文书写的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第二件事,2004年农历三月初三,范义先生请来了四川洛阳寺活佛卓玛交率僧众十余人,为两佛塔开光,因在建塔过程中出现了两大奇观:一是9月24日清晨4:30分钟,给长寿塔吊芯装藏时,涌来了数万只燕子在古榆园上空盘旋笼罩,场景蔚为壮观;二是法门塔在安放佛像时,晴朗的天空突然出现了炫丽的彩虹,令人费解。所以开光当天来的观众特别多,多数人是没看过这样神奇的场面,有的是拜活佛求吉祥,也有的期盼再有奇观出现。果然,这天阴云密布,还下着小清雪。大家担心天气会影响开光。谁曾想开光时刻,古榆园上空竟露出了蔚蓝色的天,使整个仪式进行的非常顺利。(又是一奇观)开光仪式后,还有些人求活佛摸顶、施药丸。
可谁知没过几天,通辽市国家安全局及县公安局来调查,说古榆园组织非法活动。(因当时还没办佛教场所证)无疑,肯定是又有人上告,当时我们说:“搞的是两塔落成庆典,不是开光活动。”他们说:“不是有僧人来么?”我们说:“僧人是自己来的,不但他们,还有别的僧人也来啦。另外庆典期间也没有法论功及邪教组织活动。”后来我想:他们也明知是举行了开光活动,只是有人向上反映,不得不下来例行公事罢了。
过后,在县民族宗教局康勇局长的协调帮助下,我们一起去市宗教局申请办理了古榆园佛教活动场所证。使古榆园开展佛教活动合法化。
第三件事:因我当时是开鲁电力公司总经理兼职古榆文化协会会长。主管着古榆园建设与管理等全面工作。古榆园当时聘请了几位退休的老同志,也是我在大榆树工作时几个要好的朋友。尽管他们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但有好些事情还需要我去办,这样不可避免要占用一些单位的工作时间。特别是涉及捐款资金运作和协调各方面的关系,必须得我亲自去做。这样就引起机关和社会上各种不同的议论和说法:“有的说老袁一出电力就小辫朝东。(古榆园在西边)”有的说:“老袁对古榆园处于痴迷状态。”还有的说:“古榆园是老袁自己家的。他把电力的钱都花在古榆园上啦。”面对各种舆论,家人朋友警惕我,还有个别人写信向上级反映,上级领导找我谈话,我对他们说:“不要听那么多,第一,我没有影响工作,开鲁农电局的各项工作均处于全市农电系统前列。第二,我没有花单位的钱去建设古榆园。多跑几趟车、多烧点油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不怕别人说什么。”说心里话,我对古榆园并不是痴迷,而只是一种责任和情感。
上一条:四、大决策        下一条:六、魂牵梦绕古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