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人:袁凤义 

电话:0475-6631386

电话:13304756052

传真:0475-6631386

电子邮箱:1723807302@qq.com

网址:http://www.sqgyy.com

四、神树动不得

[2012-03-19]
(一)
“老榆树是神树,不能随便动的,谁摘一片树叶,捋一串榆钱!都脑袋疼。”“小时候,经常听大人这样叮嘱孩子们。
杨老太太年近百岁了,还挺神道,她说,那年我才十岁,跟我妈去逛庙会,当然是大榆树庙。老牛车很慢,走了大半晌,才听到人喊马嘶锣鼓响声,我妈把车卸在南甸子,牛拴在车轱辘上。草甸子上都是车,还有富人家支起的帐篷。高大的戏台前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前边的坐着,中间的站着,后边的踩着凳子,两边各搭了个彩棚,有头有脸的坐在棚子里看戏,边看边吃喝。小孩子看不懂演的什么戏,只惦记着跟大人要钱买冰糖葫芦吃。看一会,就拉妈妈衣角,一遍又一遍,糖葫芦还没到嘴呢。妈妈好像想起了什么,拉起我有些不舍地离开戏台,去逛集。
集市在路西,比唱戏还热闹,吆五喝六,针头线脑。
冰糖葫芦吃到嘴,我就不管别的啦。妈妈拉着我走,走到戏台和集市的北边,是大庙,庙前就是大榆树。
妈说:“你在这等着,我去上香。”
庙院里,烧香磕头的人很多。手里的冰糖葫芦吃没了,我忘记了妈妈以前的嘱咐,望着一串串金黄色铜钱大的榆钱,忍不住偷偷捋几把赶紧添到嘴里,榆钱又香又甜,填补了冰糖葫芦的不足。
回到家,我发起烧来,头昏眼花说胡话,我妈忙着找来巫婆王小脚,王小脚跺了一阵脚说:这孩子是冲了神啦,我妈问我,她上香时我又干啥啦。我说吃了榆树钱。王小脚说:是啦是啦,嘴馋吃了榆树钱,老神仙怪罪啦,明天去给树烧香祭拜吧。
第二天,我妈领我去拜树,一路上磕头,对着树烧了香,上了供。我妈嘴里还不停的叨念什么,没事回来,病就好啦,有人说,将孩子折腾一身汗,感冒能不好吗!杨老太太说,不对不对,这路事儿多着呢,又不止我一个。
(二)
扎兰营子的老王木匠耍了一辈子木匠手艺,靠锛凿斧锯养家糊口,日子还算混的下去,可他的儿子小王木匠就有点混,老子活着的时候跟着老子干,还有点管束,可老子一死,他却甩上了大鞋,整天吃喝嫖赌,不务正业。老头有点积蓄没过两年就被他糟蹋光了,日子没法过,老婆带着孩子走了。平时常在一起的几个酒肉朋友也一个个离他而去,无奈中他想起了老本行,拾掇起家伙式儿重操旧业。但由于他活计有点二五眼,加之好吃懒做的名声不好,也很少有人请他干活。没办法,就东家偷一截木头,西家扛一棵檩子,在家做一些袜托、牛样子一类的小零碎到集市上去卖,换俩零钱勉强度日。
一天,他顺路走到大榆树前,突然停了下来,打起了歪主意。这不现成的吗?榆树花纹好,木质硬,做个桌面,箱面准是抢手货,就是截一个小杈也能做几付车辕子。这样想着,主意已定,趁着夜深人静,拿来刀锯,怕出声弄出动静来惹麻烦,凭着经验,用绳子把周围的枝枝杈杈拢起来捆上,这样锯起来没大动静。出了一身臭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檩子粗的一个侧枝锯了下来。不小心,一个硬枝扎了脚,忍着疼高高兴兴,偷偷摸摸地扛回家埋在柴垛底下藏起来。
过几天,村里人发现王木匠的儿子突然不见了,有人试探地推开他家的门,看见他仰面躺在炕上,一条腿肿得有腰那么粗,瞪着一双大眼睛,死了!
有人指指他的脚说:是破伤风。
但人们不这样看:说:老榆树是神树,动得了吗?动个树叶都不行,莫说是砍树啦!报应啊!
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人敢摘老榆树的叶和钱儿,三年困难时期,连杨树的嫩叶都被人撸下来吃了,谁不知道榆树的钱,叶,皮都是食用的上等佳品呢,可古榆树却毫发无损。
十年浩劫。那么大的破坏性,拆庙砸佛像是稀松平常的事,古榆树却能自我保护下来,你不信行吗?
上一条:三、虫不生,鸟不落        下一条:五、神兵拒匪